沈辛成评《国家的科学》|科技馆何苦“自废武功”